筆趣閣 > 奮斗在五代幽州 >77、第一站的順利

    經過王樸的一番講解,大家終于理解了新的土地政策。
    總得來說,就是占地就繳稅。多占多繳,少占少繳,不占不繳。
    耕者有其田,數千年以來,無數百姓的夢想,也是無數政治家的夢想,竟然在這一刻就要實現了嗎?
    這一刻,王樸感覺有些恍惚,仿佛自己站在另外一個時空中,居高臨下地看著這一切。
    耕者有其田,這么偉大的夢想,這么樸素的夢想,這個幾千年來一直都沒有真正實現的夢想,真的要實現了嗎?
    可以預見,這個政策的出臺,對地主階級是致命的打擊。
    地主階級,作為封建社會最大的毒瘤,是導致封建帝國滅亡的直接原因。
    正是因為他們不停地圈地,不停地剝削農民,最終導致大量的人流離失所,最終淪為流民。
    流民多了,農民起義也就多了。當整個國家里大多數人都吃不上飯時,造反就像滾雪球一樣,轉眼之間就會席卷全國。
    可笑的是有些人竟然還流連于地主的假仁假義,還要替地主抱不平。
    農民種地,本就是靠天吃飯。年景好的時候多收糧,年景差的時候少收糧。
    可凡事總有個萬一,假如恰好預見連續兩三年年景差,農民便會吃不起飯,這時候不得不把自己的土地抵押給地主,向地主借糧借種子。
    要是農民善于經營,緊吧點過日子,三兩年也就緩過這口氣來了。要是不善于經營,或者中了地主的圈套,那么就等著地主把自己的地給收走吧。
    當地主把地給收走以后,就體現出地主仁慈的一面來了。
    農民都沒了地,就相當于是地主家的工人。當遇到災年的時候,地主就會主動借糧給農民賑災。
    殊不知,農民創造的財富,比地主施舍的那點賑災糧食要多得多,可憐農民還掛念地主的好,舍不得脫離地主。
    而趙玗的政策,正是給地主與農民之間,這層虛幻的互助關系,給于了致命一擊。
    土地不允許買賣。
    或者說,土地可以買賣,但是交易的是土地的使用權,而不是所有權。
    為了讓大家更容易接受這項政策,土地的使用權暫時允許繼承。
    也就是說,老子種了十畝地,他死了以后,如果兒子愿意繼續種這十畝地,那么便優先讓他繼續種。
    沒有地的人,可以申請種官府的地,只要按時交稅就行。
    趙玗定的稅很簡單,就是古代最常見的,三十稅一。
    并且趙玗還承諾,除了這三十稅一的地稅之外,再沒有別的賦稅,也沒有別的徭役。
    這樣一來,誰還會去種地主的地?畢竟有些農民躲在地主的庇護之下,也是為了逃避徭役。
    有官府的良田,稅率這么低,大家爭先恐后地要種官田。
    當然,還有相當大的一部分人,選擇了觀望。
    畢竟是五代時期,政局混亂。別說節度使了,皇帝都跟走馬燈似的,上一個還沒搞清楚年號呢,轉眼便換了皇帝。
    新州地區的百姓更苦,自己的國籍都換了好幾次了。
    觀望的百姓,大多是基本上還能過得下去的人,不太愿意冒險折騰。
    而最先站出來的人,則是一無所有,被剝削得連褲子都穿不起的人。
    其實階級躍升說難也難,說容易也容易,就看機遇擺在面前的時候,敢不敢奮手一搏。
    階級越高的人,博的勇氣越小。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很多人都敢放手。但是到搏一搏,寶馬變豪車的時候,許多人便會變得保守很多。
    王樸把政策解釋清楚以后,地主士紳們也漸漸安定下來。
    畢竟官府沒有強行收繳土地,暫時還是保持現狀。
    地主士紳們的地雖然很多,但按照政策的規定,只要他們口頭承諾愿意繼續種地,愿意繼續繳稅,那么他們現在所占有的土地,依然在自己手中。
    杜陶看著地主士紳們,眼中充滿了貪婪之色。
    眼看著挖煤的規模要大幅度地增加,俘獲的那幾萬契丹俘虜都有點不夠用了。
    如果這些地主士紳們膽敢起哄鬧事,立馬可以抓起來,讓他們去挖礦。
    看著躁動的地主士紳們逐漸地坐好,杜陶失望得不行。
    地主們也不傻,能當上地主的人,哪個不是人精。不是人精,怎么能把農民手里的土地拐到自己手里?怎么會讓杜陶輕易得逞?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威塞軍的這項政策,就是一個過渡政策,到最后到底是個什么效果,誰也不知道。這個時候當出頭鳥,輕則查沒土地,重則砍腦袋都有可能,自然沒人愿意出這個頭。
    再說了,你威塞軍能存在幾天,還是個未知數。說不定契丹人一打過來,咱的國籍就又換了。
    反正只要我繳稅,土地占有狀況就能保持現狀,自己也沒少一根毫毛。
    你不出頭,我不出頭,于是乎第一個鄉的吐改工作,進行得異常順利。
    第一個鄉這么順利,大大地出乎大家的預料。
    趁著時間還早,李興和王樸決定,再多跑幾個鄉,爭取早日完成全部州縣的改革。
    就這一天,竟然讓他們跑完了三個鄉。
    杜陶笑道:“你們讀書人就是想的多,整天如臨大敵的樣子,你看現在多順利!要照這么下去,我看用不了一個月,四州的縣鄉就能全部完成了?!?br/>    王樸說道:“這才是第一步而已。下一步才是重中之重?!?br/>    杜陶一愣,問道:“下一步?這不就完了么,怎么還有下一步工作?”
    張貞沖從不放棄打擊杜陶沒文化的機會,說道:“今天頂多算是一次宣貫,一個通氣會。接下來就需要派出官吏,具體清丈土地,劃定界限,評估地力,登記造冊。別說一個月,一年時間能把這些干完,就算是了不起的能吏了?!?br/>    王樸說道:“沒錯,定分才能止爭,這些工作才是最耗費人力物力的工作,接下來需要忙的時間多了,大家萬不可松懈?!?br/>    讓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清丈土地的時候,果然出問題了!
性姿势48式真人图片_娇妻进俱乐部被私下调教小说_用力挺进怀孕老师_婷婷丁香五月中文字幕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