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馭靈宗宗主 >第85章快逃快逃


  下一刻,就見十數道真氣劍芒破開空氣飛縱。
  每一道真氣劍芒,都以單獨的軌跡激射向一名逃竄的人。
  “嘭!”
  “嘭!嘭!嘭!”
  就只見一道道真氣劍芒追上了目標,一蓬蓬血霧炸起,原地只留下了一個帶著血跡的坑洞。
  轉瞬之間,逃竄的十數人,只有先天寺妙觀掌座還在瘋狂逃竄,其余人通通身亡,便是玄云門副門主裘飛文,名聲大噪的一名半步先天強者,亦是沒有半點反抗之力。
  就在眾人看到先天寺妙觀掌座即將離開他們視線,好似就能逃走時,一柄長劍破空,刺穿了妙觀瞬間掏出來的防御玄器,直挺挺將妙觀插在了地面,隨即長劍炸裂,伴隨著血霧,下場亦然是與其它人一般無二。
  先天強者的強大,頓時深入在場上千名武者的心中。
  然而,伴隨著先天強者的強大,隨之而來的無邊的恐懼。
  因為他們看清了死去的人,正是此行帶頭的一些強者,頓時,無數武者躁亂。
  “是馭靈宗的先天強者!”
  “他是來殺我們的!”
  “快逃快逃!”
  就算看到了逃離的人被先天強者一道真氣劍芒擊殺,他們卻也只能壯起膽氣,拼命逃離鎮子,一些沒用第一時間決定逃跑的人,看到兩名先天武者沒有再去關注逃離的人的意思,趕忙拔腿,逃得比他人更快。
  一盞茶時間不到,原本熱熱鬧鬧的鎮子變得空蕩蕩。
  想要逃跑的人已經離開厲天路的視線,更飛速離開他的感知范圍,鎮子里不想逃的人也徹底明了起來。
  厲天路先是瞥了一眼頓在原地絲毫不敢動彈的赤虹山莊莊主,隨即轉過頭,看向鎮子一處,顫顫栗栗地百來人。
  這百來人穿著同樣的服飾,若是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玄云門的人。
  “為何要殺我玄云門副門主!”
  百來人最前方,一名穿著藍帛勁裝有著一頭一絲不亂長發的青年人,聲色俱厲地瞪著厲天路。
  厲天路飛過去,看向了這人,此人秀眉朗目,儀表出眾更身材威武,當真是生得帥氣,握著凌厲長劍,看起來一副正義凜然的模樣。
  “你是何人?”厲天路開口問道,同時先天威勢籠罩了過去。
  本就畏懼萬分的玄云門眾人,在先天威勢下無不股栗。
  “我乃……我乃玄云門現任門主裘懷冠!”首當其沖的裘懷冠更是雙腿顫栗,說話都只能咬著牙,說出這句話的,他口中已是溢出了鮮血。
  “他該死,”厲天路淡淡語氣道:“他是你什么人?”
  在先天威勢下,裘懷冠的雙目都已流出了鮮血,他卻是仍咬著牙回道:“他是我族叔!”
  玄云門副門主后天境巔峰的修為,而玄云門門主卻僅有內氣期小成,原來是這個緣故,估計整個玄云門都是副門主做主。
  “既然如此,我也留你不得,”厲天路說著,看向了玄云門眾人,語氣平淡就像在想他人說明一般,“我是為我的師尊古陽天報仇,同時也是作為馭靈宗宗主的職責,玄云門必須解散,如果你們有誰想殺我,我可以給他一個出手的機會?!?br/>  說完,厲天路便收斂了先天威勢。
  然而,無人敢向前一步。
  “厲天路對吧,”裘懷冠硬挺著身軀,開口說道:“你是先天強者,我們不可能是你的對手,但是,玄云門的人絕對不會因為你是先天強者,就怕了你!”
  裘懷冠說著,一道流光就從他的腰間飛出。
  眨眼睛,流光就來到了厲天路的眼前,但,再也進不了半分。
  厲天路拿下神識鎖定住的玉質飛刀,神識一卷,去除上面的印記后,隨手收進了儲物戒。
  眼看偷襲不成,裘懷冠眼中露出了絕望,但他還是沒有放棄,運轉體內內氣,躍身而起,張手一掌向厲天路拍去。
  厲天路揮手,瞬間,裘懷冠就倒飛躺倒在原地,不差一個身位。
  厲天路沒再看裘懷冠,而是望向了玄云門的百來個武者。
  這百來人沒有一個低于內力期,厲天路知道,這其中還有丹心宗和烈虎宗解散出去的人。
  見厲天路的目光,這些人再沒半點勇氣留在原地,當第一個人拔腿就奔逃,其余人頓時爭先恐后。
  轉眼間,裘懷冠身旁再無一人。
  “再吃我一掌!”
  忽然,裘懷冠再次躍身而起,一掌拍出。
  厲天路同樣再次揮手,將他打回了原位。
  即便厲天路已經極為收手,裘懷冠仍然是身受重創,大口大口鮮血吐出。
  “你很有勇氣,但除此之外,毫無令人欣賞之地?!眳柼炻氛Z氣淡然地說道。
  “我……我知……知道!”
  血泊中,裘懷冠吐字不清地開口。
  厲天路搖了搖頭,即便他不出手,裘懷冠的傷勢也足以要了他的性命,想即,厲天路沒再管他,而是來到了赤虹山莊莊主面前。
  “見過厲宗主!”阮自明拱手說道。
  此刻他的雙腿都在顫栗,他知道先天武者很強,所以他沒有第一時間逃走,而是開口點出厲天路的身份,讓其它人先逃,然而,事實果然如他猜測得一般,便是擁有天元城黃家家主這名先天強者渡來的一縷先天之力,在真正的先天強者面前,別說出手,就是連逃都沒有可能。
  十多個后天圓滿修為的高手分開逃走,先天強者只是動動手就將他們一一擊殺,在這等實力面前,阮自明哪里還不知道,他無論動用什么手段,都絕無可能逃走。
  忽然,宿莊的聲音響起。
  “厲兄弟,那個人逃走了耶?!?br/>  厲天路聞聲轉過頭,果然見到原本躺在血泊中的裘懷冠已經不見,原地只有一灘鮮紅血跡。
  同時一道身形正飛速消失在他的視線中,這個速度,絕不會是一個后天境武者能辦到。
  “我知道他會逃走,”厲天路道。
  “你不是說他除了勇氣一無是處嗎?”宿莊有些疑惑地問道,他沒有盯著裘懷冠逃走,只是神識無意掃到,厲天路如果有心,肯定能發現,這樣看來還是厲天路放任這人逃走的。
  “沒錯?!眳柼炻伏c點頭,隨即說道:“但他的勇氣剛好就令一些人欣賞,希望這人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我從不給人第二次機會?!?br/>
性姿势48式真人图片_娇妻进俱乐部被私下调教小说_用力挺进怀孕老师_婷婷丁香五月中文字幕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