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馭靈宗宗主 >第86章又沒人認識我

第86章又沒人認識我



  “你應該知道,你的性命我要定,”厲天路看著赤虹山莊莊主阮自明說道。
  “我知道,”阮自明面色一直很難看,但忽然他露出了坦然目光,說道:“厲宗主,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想我對厲宗主還有價值,厲宗主有什么吩咐盡管道來?!?br/>  “我不喜歡別人跟我講條件,但有一些人可以?!眳柼炻返溃骸拔铱梢宰屇阈悦粢恍r日,但我也希望盡快聽到玄云門、先天寺那些勢力還有你的赤虹山莊解散的消息?!?br/>  阮自明深了口氣,而后重重點頭:“在下明白!”
  見厲天路揮手,阮自明邁著沉重的腳步離開小鎮。
  沒人知道他下這個決定有多么艱難,有什么是知道自己要死還要令人恐懼?也許沒有,如果有,那就是自己給自己算死期。
  但阮自明不得不妥協,他一個人死,可以換來赤虹山莊上千老小的安平,若是不然,無論如何,他赤虹山莊上千老小也逃不開馭靈宗的追殺,到時他就算是死也不會瞑目。
  與玄云門、先天寺等勢力不同,他的赤虹山莊中,有他的弟子,更多的是他家族老小,是以無論何時何地,他最先考慮的都是赤虹山莊的安危。
  現在的情況阮自明內心是滿意的,解散自家的勢力,對于別人來說是斷了傳承,但對于他赤虹山莊的來說,傳承不在赤虹山莊四個字,而是赤虹山莊的人。
  而唯一的損失,就是他阮自明的性命。
  阮自明心中卻是沒有想過為自己報仇,與那日的觀戰不同,此時他才知道先天強者有多么強大,若是將報仇的想法傳給赤虹山莊的老小,恐怕,他的家族再傳承不下去。
  阮自明此刻最恨的卻是那個蠱惑他們這些勢力聯合埋伏古陽天的神秘強者。
  “該死的狗東西!殺了古陽天后竟然不斬草除根!”
  ……
  一個時辰后,厲天路帶著宿莊來到了百花城。
  一路提不起多大興趣的宿莊,見了百花城外的一朵朵晶瑩花朵,眼里卻是極為興奮,也不問人,上去就挑挑揀揀取了許多,滿城墻暗綠色的蔓藤他都想在手里過一遍似的。
  這讓百花城的守城士兵敢怒不敢言,他們不知道這突然冒出來的兩人的身份,但見兩人都是御空而來,豈能不知道這是強者,且極可能是先天境強者。
  “咳咳,你收斂點,畢竟是人家的東西,不問自取有失你流離谷谷主的名聲,當然,要是你不在意的話當我沒說?!眳柼炻芬娝耷f好像要扯人家的靈藤,咳了兩聲,提醒了一句。
  這世間雖然是強者為尊,可道德還是講的,甚至有非常要面子的人,被生生罵死的案例。
  “誰說我不在意名聲,我非常在意?!彼耷f扯了扯倒沒有真將百花城的靈藤拔出來,不過,他摸摸索索著卻是伸手一劃,取下了一小截靈藤。
  “不過北俞又沒人認識我?!?br/>  宿莊聳了聳肩,取出一個玉盒將小截靈藤裝好,然后裝進儲物戒。
  恰是這時,花飛翮帶著幾個侍從走了出來,宿莊取靈藤的一幕全被他瞧見。
  但與守城士兵不同,花飛翮一眼就看出了隨著厲天路來的人是一名先天強者,且雖氣勢收斂,但一身內斂的氣息,花飛翮感覺遠遠強與他前些日子見到的黃堅白。
  “開城門!”
  花飛翮此時也沒時間肉痛了,趕忙讓手下開城門。
  厲天路和宿莊從城門入城,到了近前,花飛翮更是驚得瞪圓了眼珠子。
  “厲宗主,你……你成就先天之境了!”
  花飛翮好似不敢相信似的,語氣激動地說道。
  他雖然知道厲天路早就已后天境圓滿,只一直在打磨根基修為,理論來說是隨時都可沖擊先天境界,然而,真正看到厲天路以先天之姿來到面前,花飛翮仍然不可置信。
  想他二十年前就已后天境圓滿,多年的閉關修行,如今雖然被外界傳是有著半步先天的修為,然而他自己卻是知道,修為深厚是深厚,可先天之境,他連毛皮都沒摸到。
  轉念間,花飛翮神色忽然輕松了一些,他的決定果然沒錯,沒有為了花飛應這小兔崽子而得罪馭靈宗,得罪眼前的這名天才武修,否則,今日先天強者不是走他們百花城的城門,而是在轟擊他們百花城的百花陣。
  再好的陣法,也終究是外力,花飛翮肯定,若是真被一名先天強者盯上,就算一時百花城憑借百花陣固若金湯,時間一長,不用百花陣被打破,他們自己的心態都會受不了。
  “花老前輩,許久不見,倒是多謝這些日子的幫助,”厲天路抱拳一下,說道。
  雖然他一直都只顧著自己的事情,但張來的外事堂在外辦事這些日子都有百花城的人手相助,如黃堅白聯合一些勢力打算進攻馭靈宗的消息,也有一些是來自百花城的暗中幫助。
  “不敢不敢,武道一途,達者為先,該是老夫為厲宗主見禮才是?!?br/>  花飛翮說著,就做了一個厲天路看不到的禮儀,大致意思應該是表示尊敬,好在動作并不浮夸,厲天路微笑點頭,沒有阻止。
  “不知這位是……?”花飛翮轉頭,又望向了宿莊。
  他第一個肯定來人先天武者的是宿莊,對宿莊的身份他極為感興趣,想當年他就是結交了古陽天,受古陽天隨時指點便解開了諸多修為上的疑惑,武技也是突飛猛進,一身實力之強他肯定在北俞除了先天強者外,他能排進前十,且還是保守估計,說不定是前三位。
  宿莊微微一滯,他要說出自己的身份,若是不問自取人家靈藤的事跡傳了開來,他流離谷谷主的名聲還要不要了。
  “呵呵,”宿莊尷尬地笑了笑,“本人是一名混跡天下的散修,得罪了很多人,名字就暫且先不說了,你也不要問?!?br/>  “他姓宿,來自中域,前些日子跟人打架被打成了重傷,現在正是被人追殺,你有修煉上的疑惑可以隨時問他?!眳柼炻沸α诵?,當即揭了宿莊的短,不過關于宿莊流離谷谷主的身份和他的全名,卻是沒說。

性姿势48式真人图片_娇妻进俱乐部被私下调教小说_用力挺进怀孕老师_婷婷丁香五月中文字幕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