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黑化西游宇宙 >第24章大王莊高有財


  袁抗卻已經提前動身,站在老翁與小女孩面前。
  老翁和小女孩一見到袁抗,頓時又驚又喜。
  “無須擔憂,你們爺孫二人先走,此事我來處置?!?br/>  袁抗輕聲說道,又摸了摸小女孩枯糟的頭發,微微一笑。又推了推老翁,讓這二人先走。
  老翁顯然是不愿意就此拋棄恩人離去,袁抗正要寬慰幾句,那幾個潑發無賴已經勃然大怒道:
  “哪來的狗東西,也敢擋爺爺們的大路!”
  “找死!”
  “滾開!”
  袁抗仍然是含笑轉身,面對這幾個兇神惡煞般的潑發無賴,從兜里掏出那片金葉子,在手中晃了晃:
  “要錢找我便是!看,金子要不要?”
  那幾個潑皮無賴互看一眼,皆是貪婪叢生,立刻舉步壓迫過來,其中像是頭領的低喝道:
  “你若識相的,替這乞丐爺孫留下買路錢,一切好說。若是不長眼,咱們今天可饒不得你!懂了么?”
  另幾個潑皮無賴也是恫嚇道:
  “你也是外鄉人!總要懂些規矩!”
  “咱們在東萊灘向來公平公道,只收錢,不拿命。但若是壞了規矩,錢也收,命也要!”
  袁抗只是笑笑,并未多說,又轉身推了推老翁:
  “走吧,路邊有行腳商人的車隊,你們先走。尋個安穩地方好好生活?!?br/>  說著,又掰下一角金片,塞給老翁:“若是給得多了,難免會有禍事,這些便足以你們爺孫生活,快走?!?br/>  老翁已經是熱淚涕流,不知如何說話,也不知如何推辭。那小女孩只是畏縮躲在老翁身后,眼睛里也噙著淚花。
  幾個潑皮無賴見金葉又少一角,頓時心痛的罵道:
  “快滾快滾,再若拖拖拉拉,爺爺們將你這老頭小娃一起了帳!”
  老翁嚇得一哆嗦,扯著小女孩給袁抗連連作揖,再才抹著眼淚趕緊離去。片刻后,果然是消失在路外。
  袁抗一直望著爺孫倆安全離開,再才放心地轉過身,將金葉子攤在掌中,笑道:
  “來,誰來拿?自取便是!”
  那幾個潑皮無賴互看一眼,都是嘿嘿發笑。
  其中那個頭領點頭道:
  “看你還算識相,又是個文弱的讀書人,咱們也不為難你。此金葉雖少了些,但我等也不是胡作非為的人?!?br/>  說著,這頭領上前幾步,伸手去拿袁抗掌心的金葉。
  袁抗輕描淡定的合攏手指,頓時將這頭領的手捏在掌中。
  頭領臉色一變,正要喝罵。
  袁抗微笑著將手輕輕一捏。
  “啊——”
  一聲凄厲慘嚎。
  這潑皮頭領的手掌指骨全斷,連腕部都被震得骨裂,吃痛不住,頓時便身體一軟,當場昏厥。
  袁抗松了手,這頭領啪一聲躺倒在地,口吐白沫。
  其余的幾個潑皮無賴,頓時震驚無比,紛紛搶上前來。
  袁抗只是輕輕揮手逐一拍擊,用了最小的力氣。
  啊......
  啊啊......
  所有潑皮無賴,像是被攻城巨槌擊中,身體全被打得拋飛,啪啪啪一陣砸落在地,摔得口竅流血,七倒八歪。
  “嘶......好像還要適應增漲的神力。嗯,要不然以后隨便動手會打死人的,這樣不好......”
  “洞府書室里好像有些武學典籍,有空了要回去琢磨琢磨。似乎武藝修為,也是修行的一類。單憑蠻力猛勁,不算本事......”
  “當年齊天大圣天賦神通神力,也將武藝練到頂尖,難有敵手。我既然繼承了神珍黑棒,也不能太拉胯......”
  袁抗看著自己的手掌,喃喃自語地沉吟反思。
  此時此刻那些倒地吃痛,哼唧慘叫的潑皮無賴們,再才知道撞上了狠茬子。
  不過這些人久在東萊灘廝混,哪肯服輸?
  “你等著,咱們與你不死不休!”
  “回去抄家伙!”
  “找大哥,大哥武藝高超!”
  “走,快走......”
  所有潑皮無賴互相攙扶,呼啦全都離去。
  居然還是有組織的犯罪群體......袁抗無言的瞧著落荒而逃的潑皮們,搖了搖頭。
  其實他大可以抽身離去,只是轉念一想,若是就此離開,不免為這個集市帶來騷亂和麻煩。
  好人做到底,我就再留下,給個圓滿結局收尾。
  袁抗干脆就坐在路邊石塊上,靜靜等待。
  約莫半晌,那群潑皮無賴果然去而折返。個個手拿刀棍,氣勢洶洶。
  潑皮無賴們簇擁著一個魁梧大漢而來,應該是這群人所說的大哥。
  嗯?
  袁抗瞧見這個魁梧大漢,頓時一愣。
  因為在這大漢頭頂上,出現了青綠色的“問號”。
  而這也再一次證明,袁抗確實有吸引變數的本質。
  “青綠色,還好,應該是我能處置的變數......”
  “只是不知會引起什么連鎖反應......”
  袁抗心中嘀咕,仍是不動聲色,淡然瞧著呼擁而來的這些潑皮們。
  “大哥,這小子果然是吃了獅心豹膽,擺明了欺負咱們無人!他這是不將咱們放在眼里??!”
  “弄死他,讓他嘗嘗厲害!”
  “咱們人多,又有大哥助陣,殺他個片甲不留!”
  十數個潑皮無賴叫嚷起來,憤怒發泄,似乎只要一個號令便能齊涌而上,將袁抗亂棍分尸。
  被稱大哥的魁梧大漢走近前,打量袁抗幾眼,抱拳沉聲道:
  “敢問閣下高姓大名?某乃高有財,是這暮云集市大王莊的亭長!聽小的們說,你在此攔路行兇?”
  袁抗盯著這個叫高有財的漢子,關注著此人背后。
  果然!
  隨著袁抗的目光凝神,高有財背后黑煙繚繞,立刻便是仿佛揭皮一樣,立起兩道漆黑的皮影兇人。
  這兩個皮影兇人,皆是手拿長刀,在背后虎視眈眈。
  瞬間,幾個猴子般的虛影,從背后泛起,像是逃竄一樣,顯現后倉惶欲逃。
  但被兩個漆黑兇人手起刀落,一刀一個。
  不過眨眼間,數只逃竄而出的猴子虛影,盡被斬滅。
  其中一個漆黑皮影沉喝道:
  “定時定卯,斬滅花果山妖猴余孽!”
  話音落,兩個皮影兇人見再無猴子虛影顯現,立即收刀,仿佛門神一樣貼近高有財背上,瞬間緩緩隱去。
  袁抗全程看著這一切,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荒誕感。
  “閣下?”
  “呔!你聾了么?!”
  高有財連聲喊叫,袁抗再才回過神來。
  琢磨片刻,袁抗起身上前一步,伸出手:
  “來,我與你搭搭手?!?br/>  高有財立刻便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像是看傻子似的瞧著袁抗,不禁愣住。
  其余吃過苦的潑皮無賴們,頓時嚷道:
  “大哥,這賊子手上有古怪,摸不得!”
  “是啊,摸不得!”
  “咱們一起上,先揍他個滿臉開花再說!”
  高有財卻是振臂一呼:
  “都退下,高某卻要看看,此人有何囂張!”
  他說著,凜然不懼,也是踏前一步,伸手一巴掌拍在袁抗手上。
  袁抗一直盯著高有財頭頂,接觸的剎那,那個青綠色“問號”果然是消失不見。
  在他心中立刻有了精神共鳴提示:
  “來自高有財的變數+200......”
  “剩余變數:1400......”
  袁抗微微點頭,再才定神,瞧著面前的高有財。
  高有財接了一巴掌之后,見袁抗不過如此,毫無反應,頓時沉喝道:
  “閣下目中無人,今日若不交個說法,只怕走不出這大王莊之地!”
  袁抗笑著伸出一根手指:
  “來,你扳得動我這根指頭,我便向你謝禮陪罪,如何?”
  高有財勃然大怒:“好個賊子,如此放肆!”
  所有潑皮無賴們喝罵道:
  “好膽!高大哥神勇無敵,豈是你能相比的!”
  “大哥,揍他!”
  “大哥,讓我來!”
  高有財臉色鐵青,猛然出手,一把抓向袁抗的手掌。他此刻怒從心起,已經想就此將袁抗的手打斷。
  哪知高有財這一伸手,卻像撞在鐵柱上,自己的手撞得生疼,而對方卻是紋絲不動。
  他惱羞不已,暴發全身力氣,一聲大吼。
  但結果卻是猶如蜻蜓撼柱,而自己卻被反震得氣血浮動,一張臉漲成紫紅。
  那些潑皮無賴們還在連聲喝采助威,但都不是瞎子,已經看出不對勁,所有助威喝采戛然而止。
  場面上陷入安靜。
  袁抗只是含笑伸著手指,不經意地瞧著高有財。
  高有財氣極怒極,連連暴發猛力,但仍是動不了袁抗的手指分毫。自己卻是發力過度,手臂亂顫。
  “這......”
  高有財難以置信地瞧著袁抗,眼神從暴怒轉為駭然,最終轉為驚恐害怕,顯得有些退縮。
  這也是人之常情,怪力亂神之事,非人力所能抗衡。
  那些潑皮無賴們也是紛紛后退,驚恐萬狀的盯著袁抗,各人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妖怪??!
  袁抗屈指一彈,高有財如遭雷擊,噔噔噔后退,臉上的表情極具驚悚,已經連看都不敢看袁抗一眼。
  “好了,就此罷手如何?大家散去,兩不相干?!?br/>  袁抗笑著負手而立,只是瞧著高有財。
  高有財的臉色從青轉白,從白轉紅,突然不知想到什么,竟是上前一步,撲嗵一聲跪拜袁抗向前,抱拳大聲道:
  “仙師!小人有眼無珠,不知仙師駕臨!”
  “請仙師救我全家一命!小人粉身碎骨,亦當報答仙師的恩情!”
  說著,竟是涕淚俱下,魁梧粗豪的漢子,滿臉悲傷。
  那些潑皮無賴們向來以高有財馬首是瞻,頓時撲嗵撲嗵跪倒一地,紛紛亂糟糟的懇求。
  正常來說,袁抗可以不理,飄然而去。
  但已經接觸了變數,此事便不可能袖手不管,只能順應而為。當即扶起高有財,含笑道:
  “起來說話?!?br/>  高有財如蒙大赦,連連搗頭稱謝,再才站起,恭敬說道:
  “仙師,小人乃是大王莊高員外的長子。數月前莊中遭了鬼禍,請了不少法師前去鎮邪,卻不幸枉死了不少人......”
  “小人也知鬼神之事,只能避之。但莊中數百平民,皆是此地土生土長的人,又哪能說走便走......”
  “萬望仙師可憐我等凡人無能,前往大王莊鎮懾鬼禍。若有需求,仙師盡管開口,我等拼盡全力亦當辦到!”
  除妖鬼?
  袁抗微微沉吟。
  青綠色問號帶來的困難,應該是不大。
  可以考慮走一趟。
  順便也能讓瞌睡蟲進補一次。
  而且袁抗隱隱有些感覺,覺得這個姓高的,以及背后的猴子虛影,是不是有什么關聯?

性姿势48式真人图片_娇妻进俱乐部被私下调教小说_用力挺进怀孕老师_婷婷丁香五月中文字幕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